你的位置:首页首页 > 总裁 >

一胎三宝天价妻非黑即白-一胎三宝天价妻免费阅读

2020-06-04 20:1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阅读精选

温馨提示:微信搜索公众号【奶糖文学】回复书名,抢先看正版全文喔!

  秦书瑶魏晏诚一胎三宝天价妻小说全文阅读提供给大家,一胎三宝天价妻非黑即白是此书的作者,这本总裁小说讲述了四年前大家都知道秦书瑶爱魏晏诚爱到了骨子里,但是魏晏诚却对她不屑一顾,四年后,风水轮流转了!
  她睁大眼睛,眼眶都红了,“……你是说,我的东西都被扔了?”
  魏晏诚烦躁,继续专注的盯着笔记本屏幕,忙起来,“垃圾应该去它该去的地方。”
  话音一顿,魏晏诚又讲目光转移到杨絮,“秦小姐都另别新欢了,杨总大家大业,你想要什么满足不了?”
  这是杨絮第一次和魏晏诚正面接触,他远比传言中更不尽人意。
  他微微蹙眉,随即牵起秦书瑶白皙的小手,“书瑶,我们走吧,不要耽误魏总工作了。”
  秦书瑶低着头,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离开魏晏诚,永远都不要相遇。
  跟随杨絮的脚步,秦书瑶机械的离开。
  或许没有人注意,魏晏诚的眼睛死死盯着秦书瑶被别的男人牵起的手,越来越冷,直到两人消失。展开全部

  秦书瑶魏晏诚一胎三宝天价妻小说全文阅读提供给大家,一胎三宝天价妻非黑即白是此书的作者,这本总裁小说讲述了四年前大家都知道秦书瑶爱魏晏诚爱到了骨子里,但是魏晏诚却对她不屑一顾,四年后,风水轮流转了!

内容选读:

  在之后,警察询问她犯罪过程,犯罪目的,秦书瑶都再也不开口,就像听不见一样。

  几天之后,有人带着律师前来,要为秦书瑶辩护。

  如果说离婚对秦书瑶来讲是痛击,那让她身陷囹圄绝对就是心灰意冷。她这一辈子活的像一场笑话,没头没尾的笑话。

  杨絮看见她的时候,秦书瑶看起来瘦的不成人形,憔悴不堪。

  “秦书瑶,你很想死是吗?你以为你死了魏晏诚就会记住你一辈子?我告诉你,不会。男人的记性很差,你死了他会欢呼雀跃,没两天便另结新欢,你秦书瑶是谁呀?不过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匆匆过客。”杨絮气的不成,口不择言起来。

  秦书瑶始终低着头,不说话,不看他。

  杨絮气她不知道爱惜自己,又道,“你仔细想想,自己甘心吗?你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一个男人身上,结果换回来的确实如此。秦书瑶,如果我是你,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自己不是传言那样,我会让魏晏诚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

  之后杨絮又说了很多才离开看守所。

  结果第二天,杨絮就接到通知,秦书瑶翻供了。

  他有专业的律师团队,对于一个没有完整证据链的案子,很容易就可以让秦书瑶无罪释放。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都说秦书菱死了,可至今都没有找到秦书菱的尸体,所以,即便魏晏诚的律师团队多强,也无济于事。

  三天后,秦书瑶无罪释放,杨絮亲自来接她。

  人生最灰暗的也不过这五年罢了,这一刻起,她是重生的,不再为魏晏诚而活,她要活出自己的样子。

  眉眼弯弯,对着杨絮微微一笑,“杨絮,谢谢你。”

  秦书瑶无处可去,手机和钱包都在枫叶别墅。她不得已接受了杨絮的好意,他有一套公寓闲着,正好可以给她住。

  “杨总,我不能白住,我会给你付房租钱的。不过现在没有,最迟下下个月我一定攒够给您。”秦书瑶很认真的说道。

  “好,你随意。”杨絮笑了笑,如沐春风。

  在搬入新家之前,秦书瑶去别墅一趟,那还有她的私人物品,衣服鞋子之类的倒是可以不要,但她的日记本绝对要带走。

  所以,趁天还没黑,这时候魏晏诚不在家,她收拾一下把该带走的都一并带走好了。

  杨絮抽出一天时间陪她,做这个免费劳动力他甘之如饴。等收拾完行李,再陪她去超市采购一番,最后去新住所也不是一种选择。

  黑色黝亮的林肯车停在别墅门外,秦书瑶按下门铃。

  出来开门的是吴妈,“太太,您回来了呀。”吴妈很是欣喜,可一看见杨絮,她的表情变得难看,“太太,这位是?”

  “吴妈,我和魏总离婚了,你不用叫我太太,叫我书瑶吧。”秦书瑶笑容很淡,又道,“他是我朋友,我们来是收拾行李的。”

  “原来是这样呀……那我去问问先生。”吴妈就是个佣人,她做不了主,尤其是某人在家,更不能说放进去就放进去。

  问先生?

  魏晏诚在家?

  她立刻想打退堂鼓,脚都不听使唤。

  只听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秦书瑶的脚步如灌铅一样,步子根本迈不开。

  她犹豫了许久,下意识选择逃避,后退转身就要打算离开。

  猛地,纤细的手臂被杨絮攥住,“有我在,不用怕,魏晏诚不敢对你怎样。”

  秦书瑶慢慢点头,小心翼翼踏入门槛,杨絮也紧随其后。

  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每一处都无比熟悉。太多的东西都印刻了属于她的痕迹,心中的不舍与难过迸发而出。

  不远处,魏晏诚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他的腿上放着超薄的笔记本,修长的手指灵活了在键盘上舞动。

  应该是在处理公务。

  深邃的眸子仿佛深不见底的海,牢牢把人吸引。

  魏晏诚的眸子一抬,目光落在杨絮身上,随后又漫不经心的看向秦书瑶,“秦书瑶,带着新欢来前夫的家里登堂入室,你的胆子真是很大,不愧是嚣张的秦二小姐。”

  “他不是……”秦书瑶脱口而出,打算解释。

  可话还没说完,杨絮就打断她的话,“魏总,你和书瑶既然都已经离婚了,那书瑶和谁在一起,似乎也不关你的事。”

  都在商场混,魏晏诚自然是对杨絮有所了解的。

  Z国知名的建筑商之一,全国的一二线城市,没有一个没有他的楼盘。

  算上去,能与他稍微抗衡的人,杨絮算是一个。

  若不然,秦书瑶此时此刻应该是监狱里,可不是他家里。

  魏晏诚为人冷傲,冷冰冰的表情像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杨总说的没错,我不要的女人,你随意。”

  秦书瑶的心滴血的疼。

  他的口气好似她就是块抹布,早就想扔掉的抹布。

  她双手紧张的攥紧衣角,低着头,“我是来拿行李的,收拾完我就走。”

  “行李?”魏晏诚的语气轻佻,随后轻飘飘的说,“你以为我会留着你的东西睹物思人?秦书瑶,你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再次提示:微信搜索公众号【奶糖文学】回复书名,看全文喔!